大鱼号:一般贸易比重提升!

文章来源:吹月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3日 16:32  阅读:9904  【字号:  】

有一天一位商人做过了一片森林,无意间惊动了一只老虎。老虎看见商人的身上都是珠宝,很羡慕,于是想,如果我也去卖东西,肯定会很有钱的。于是老虎立马去了市场。 它在市场问了一下,发现自己浑身是宝,想,如果把自己身上的东西卖掉,不就有钱了。于是老虎在一块破布上写了有老虎出售,价格面议。过了一会,一位高高的人说要买虎须,老虎三两下就把了下来,拍手成交。又过了一会,来了一个胖子,说要虎牙,老虎有一点害怕,但为了钱,老虎又把虎牙全拔下来了,卖给了胖子,又多了一点钱,这是走来了一个毛皮商人说要虎皮,老虎也没有害怕,不管三七二十一,老虎又把皮扒下来了,卖给了商人,他想,自己很快就有钱了。又过了一会,来了一位厨师,说要虎肉,老虎说‘‘我用市场价卖给你。’’厨师答应了。自己也剩下了一堆骨头,他说‘‘把骨头买了就回家。’’于是他大叫买骨头了。这是走过来了一位医生,‘‘他这对骨头我要了’’医生说,他把骨头也买了,他大笑说‘‘我成有钱人了。’’ 这是地上有一大笔钱,这是老虎赚的。可老虎把自己买了,这些钱了,没了主。

大鱼号

阳光倾洒着,路边楼房的影子忽明忽暗。公交车在拥挤的马路上缓慢地挪动着,车内拥挤的人群混杂着疲惫和汗味。本就是三伏盛夏,塞车使人尤为焦虑。我烦躁地低头看了看表,课外班要迟到了,额上的汗珠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个劲往下淌,我的心情糟糕透顶。

黑色星期五,银行倒闭,数万工人失业,金融崩溃,农场崩溃,世界崩溃!各个老牌国家都束手无策,全世界都在问,资本主义世界就这样结束了吗,就这样死去了吗?

我荣幸的走在这条小路上,我可以见证它的春秋、和年龄。而他也会是在见证我这六年满来的点点滴滴吧。我希望如此,我和小路的情份就像雨后的彩虹和蓝天,永远定时的在一起……

驻足远眺,我欣赏着远处随风飘动的红叶。忽然,一个黑影掠过了我的眼帘。咦?飒飒秋风还有什么未带去。我定睛一看,原来是一只硕大的蝉螂。枯黄的身躯,与周围枫的世界级相协调;威武的双臂,明晰的翅膀,好一个大将军形象!但它干瘪的肚子还是暴露了它的年岁,它是经岁月洗礼的啊!

坐上座椅后我才发现这是一辆特别的公交车,前车门上有两幅毛笔字帖,每幅字帖上都有两个字,分别是静思和奋进,这时我注意到了车窗上贴着五颜六色的不干胶做的小花小草,车顶上贴着许多蓝色泡沫制成的小鱼,在小鱼的旁边还贴着一些绿色的叶子,真是美极了!顿时我感到了十分清爽。

新柳绿芽,鸟语花香,公园上空早已被春使者——风筝占据。父亲厚实的大手紧紧握着孩子柔嫩的小手在绿的放光上奔跑。孩子脚上唧唧歪歪的鞋子也欢快地唱着歌。一个石头绊倒了孩子,他扑到草丛中。父亲感觉不妙,脚步顿住,唰地扭过头,慌忙弯下腰,用力抓着孩子的身体两侧并举起。父亲的眉毛凑成一团麻,双唇紧合。在孩子的哭闹声与空气混合之前,他把孩子举过头顶,孩子与风嬉闹玩耍,在阳光下旋成一个明亮的光圈,父亲的小碎步似急促的鼓点拍打着泥与草,溅起的露珠湿了他的裤脚。阳光再次在孩子的嘴角绽放,满头大汗的父亲小心翼翼地放下双臂,轻轻拍的这孩子身上的泥,长呼一口气,皱眉舒解了。




(责任编辑:郁栖元)